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愛自成殤何處歸 > 愛自成殤何處歸第10章:去找賀祟行!

愛自成殤何處歸第10章:去找賀祟行!

一想起今天自已不僅沒有找到工作,沒賺到一分錢,還差點被人占了便宜,她心里無比的挫敗,更別提江承逸那壞蛋,一開口就說要包養她。

賤男人,她就算賣給糟老頭子,也不賣給他!

想著,想著,酸酸的液體漲滿了她的眼眶,好似下秒就要涌出來。

不能哭,你不可以哭,祈如影,就算是現在沒人看見也不可以哭,不可懦弱,你一定可以走出這困境,堅強一點,你還要保護你的家人。

在這種類似自我催眠的方式下,眼淚偷偷咽進肚子里,直到天際吐白,她才沉沉的睡著。

醒來時,已近中午了,媽媽跟嫂子苦喪著臉呆坐在一邊,小優憂趴在窗口張望著,因為沒有錢再上貴族小學,到現在這個時間還在家里。

祈如影起床洗了一把冷水臉,聽到嫂子在身后說:“媽,我們中午吃什么?”

沈香韻朝祈如影看去,“小影,你還有錢買飯么?”

“有,我有,我這就去買!”祈如影硬著頭皮回答,其實她也沒錢了。

拿起外套,她朝門外走去,站在樓下,翻遍所有口袋,只找到10塊錢!怎么辦!就這點錢,怎么買飯。

她愁的不知如何是好,她不想看著家人餓肚子,不想看到她們這樣可憐兮兮的模樣。

心酸了一下,她祈如影,也有這么一天,窮的連買飯的錢都沒有。

走到快餐店門口,她買了一份最便宜的青菜,四份白飯,攤主找了祈如影5毛,她還很小心的放進口袋里。

在現實的壓迫下,以前內心的那種高人一等的優越感,也不得不放下了。

回到閣樓里面,祈如影有點窘迫的拿出青菜,干笑的說道:“呵呵……在路口碰到一條流浪狗,我看著可憐,所以把肉給它了。”

她一個人自顧自的笑,媽媽跟嫂子依然苦著臉,她們心知肚明,要是真有錢買肉,還會施舍流浪狗么,她們也不多說,拿起來就吃。

一群驕傲的人,在保全那一分可憐的尊嚴。

祈如影餓的要命,卻怎么都咽不下那口含在嘴里的飯。

下午,她出門,發誓今天無論如何,都要找到工作。

經過一家酒店,看到門口貼著招洗碗工的告示,她在心里躊躇著,等到終于下定決心要走過去的時侯,被一個大媽給捷足先登了。

懊悔的直跺腳,她在街上閑逛,邊留意著招聘啟示,在經過一家報亭的時侯,一本財經雜志上的封面男,吸引了她的視線。

是昨天晚上那個色狼。

深棕色的發絲,大海般深邃狹長的眸,英挺在鼻梁,薔薇薄唇正沖著她壞笑,極有品味的暗紫色細格子三件式西裝,透著尊貴與干練,魅惑與邪惡,很少有男人能即精明又桀驁不遜,即優雅又流氓,他把幾種不同性格特質融合的非常自然,且更加提升魅力。

她把眼睛往下瞄,賀祟行,連臣宇集團現任執行總裁,原來他不僅是賀家人,權利還這么大。

如果他能幫助她的話,江承逸再有本事,總指揮不動賀祟行吧。

不過,接近禽獸的后果,一定是非常慘烈的,思考再三,為了家人,她還是決定要冒險。

晚上10點,她又來到昨天的那家酒吧。

不知道他今天會不會來?來了之后,又怎么跟他套近乎好呢,昨天跟他鬧的這么僵,跟他也可謂是新仇加舊恨了,來求他幫忙的,會不會反被他戲弄一頓呢?

“喲——,媽呀,媽呀,你們快看這是誰啊!”

尖聲尖氣的女聲,讓祈如影抖落了一地的雞皮疙瘩,她轉身,看到以后總跟她對著干的柳大小姐,她身后跟著一群衣著靚麗的年輕男女。

祈如影暗自咬牙,人倒霉起來,喝水都會塞牙縫。

小 中 大






11选五开奖黑龙江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