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城中情事 > 城中情事 第10章 是我小人之心了

城中情事 第10章 是我小人之心了

喬冬暖圓圓的小臉兒上,勾起了一抹狡黠的笑容。

要來跟自己進一步做“朋友”的男人,一看到她身旁的譚慕城,就都卻步了。

“很高興?”

譚慕城手指捏著酒杯,黑眸光芒流轉,看向喬冬暖。

喬冬暖笑了笑,“恩,看到譚叔叔,高興啊!”

“呵——”

譚慕城輕笑,“不是看到我拘謹嗎?”

“有點。但是,我知道,譚叔叔是個好人。而且——”

喬冬暖頓了下,還是選擇誠實,“譚叔叔,之前是我太敏感了,小人之心了,對不起。”

這番道歉,是非常誠意的。

喬冬暖這個人,一向錯就是錯,對就是對,自己做錯了,誤會了人,自然要道歉。

沒有什么不能面對的。

譚慕城卻有些驚訝。

手中晃著酒杯,眸光閃了閃,不知在想什么。

沉默片刻,才說:“好。”

這是接受她的道歉了?

喬冬暖笑容燦爛了,其實,譚先生真是個好人,他雖然看起來冷漠,但是其實,并不是壞人。

她誤會了他,他也如此不多說的接受她的道歉,真好。

以后她真的,要好好尊敬這位譚叔叔的。

譚慕城也在喬冬暖的笑容中,微微勾了勾嘴角。

“對了,還有,謝謝譚叔叔了。”

譚慕城挑眉,某種了然,其實明白她在謝什么“謝我什么?”

“謝您的幫忙,我可以清凈。那些男人們,看到您都不敢來了。”

喬冬暖真為自己這樣的做法而沾沾自喜,她多聰明啊!

譚慕城輕笑,“我也謝謝你。”?“唉?”

喬冬暖一下子明白了,但是她卻有些苦惱,“不是吧?我是依依的朋友,您的小輩兒,那些姐姐阿姨們可不會誤會的。您謝我我可接不著。上次我就耽誤了您跟那位小姐一次,這次要是再這么重要的場合,再次耽誤了您,那我的罪過可大了。我還是先走吧。”

喬冬暖沒走成,手腕突然被譚慕城握住了。

全場的人,因為他們這個動作,全都吸了口氣。

譚依依都發現了,她不明所以,就見喬冬暖突然聲音大了些,回頭對譚慕城說:“譚叔叔,您拉著我也沒用,您看我像個擋箭牌的樣嗎?找我這個晚輩,我大概只能給您演個女兒比較像,呵呵……”

所有人,又都松了口氣。

譚慕城似笑非笑的松開了手,譚依依也趕緊過來。

“小叔,這么多女人,你就真沒喜歡的?奶奶可都給我交代了,一定要讓你至少選一個的。”

譚慕城沉默無言,顯然不搭理譚依依的勸說。

這幅樣子,譚依依扯扯嘴角,小聲的對喬冬暖耳語。

“你看我小叔這個樣子,像不像有什么別的喜好?”

“噗……”

喬冬暖有些激動,沒控制住,不敢抬頭看譚慕城,只低頭,咳咳了兩聲。

譚依依尷尬一笑,轉移話題。

“你也別給我打哈哈,剛才那幾個朋友,怎么不多聊聊,走走,我一定要把你這個宅女的毛病改了。”

她推著喬冬暖入了人群中,那些個年輕的男女,青春四射,陽光飽滿。

譚慕城黑眸微瞇,自己真的跟他們有代溝了嗎?

*

蔣媛目光陰沉,嫉妒的看向混在那些名媛中的喬冬暖。

這個鄉巴佬,什么時候竟然扒上了那些名媛和公子?

她為了參加今晚的酒會,費了好大的勁兒才弄到請柬,結果竟然也會看到這個臭丫頭。

怪不得她那么看不上趙老頭呢,合著,是有更大的目標呢。

她陰狠的眸光閃了閃,在看到喬冬暖去洗手間的時候,迅速跟了上去。

喬冬暖剛走進衛生間,后面的人,迅速用力的將她一推,同時鎖上衛生間的門。

她踉蹌回頭,竟然是蔣媛。

喬冬暖皺了皺眉,“你這么在這里?”

“哼,我是帝城的豪門名媛,我怎么不能在這里?倒是你,怎么混進來的?哼,在我們家裝的清高,結果,一轉頭,還是世俗的很,不過你野心更大,看不上趙老頭,倒是在這里找更年輕的貴公子呢?呵呵……喬冬暖,你真以為靠著你這張臉蛋兒就能加入豪門了?你這個窮鬼也就給人睡睡,賣肉賺個錢就已經不錯了,還想攀高枝,我告訴你,你白日做夢。”

蔣媛嘴里離不開自己是什么豪門名媛,可是就出口的話,如此低俗又難聽,簡直可笑。

這樣的人,說再多,都是浪費口舌,喬冬暖也不屑跟她爭吵。

喬冬暖冷漠無言,走到水池邊,洗了洗手。

“喬冬暖,被我說中了是不是?你啞口無言了?知道自己是什么貨色了是不是?那你就乖乖嫁給趙老頭,還能混個正室當當,不然,你要是高攀那些公子哥,你是癡心妄想,你也只能是個做JI的命,聽懂了嗎?”

喬冬暖擦完手,在蔣媛叫囂完之后,突然將身上的首飾接下來,放進手包里。

然后,走到蔣媛面前,抬起手腕。

“啪!”

一聲清脆的巴掌,喬冬暖使了大勁兒了。

在蔣媛怔愣的時候,冷冷說道:“嘴巴這么臭,我替你爸爸好好的教訓你一下。就你這樣的帝城名媛,臟話連篇,你也不配。”

“你竟然敢打我?喬冬暖,你該死!”

“你才該死!我就打你了怎么了?打你還是輕的,有本事你再打回來,我們再打一場,像瘋婆子一樣打一場,讓外面那些帝城名媛公子們都看看,看看他們承認不承認,你是什么帝城名媛。”

“你——”

這句話,確實遏住了蔣媛的咽喉,她確實不敢在外面那些真正的名媛公子們面前打起來。

可是,她一雙陰鷙狠毒的眼睛,卻恨不得殺了喬冬暖。






11选五开奖黑龙江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