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神醫藥王 > 神醫藥王 第4章 銀心草

神醫藥王 第4章 銀心草

“等等!”

就在顧夕顏等人即將要離開林昊院落里邊的時候,林昊突然開口了。

聽到林昊開口,顧夕顏等人也都詫異的扭過頭來。

“林醫生,還有其它事情么?”顧夕顏轉過那張傾國傾城的俏臉問。

但林昊卻沒時間看她的臉,他只是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顧夕顏的胸口。

這并不是因為顧夕顏的身材有多么性感,而是因為林昊發現了那絲靈力竟然是從顧夕顏的胸口地方散發出來的。

“請問,你的胸前是不是戴著什么東西?”林昊開口道。

啊?

被林昊突然這么問,顧夕顏當下一怔,俏臉也一瞬間尷尬在那。

就連一邊的顧貝貝,還有身前的保鏢都一個個懵在那里。

“你想對我姐干嘛?”最后還是顧貝貝一下子跳了起來,指著林昊鼻子罵道。

林昊根本懶得搭理這個刁蠻的瘋丫頭,只是對著顧夕顏道:“別誤會,我只是問一下而已!”

“你……”

顧貝貝剛想說話,顧夕顏伸手制止住自己妹妹。

而后,顧夕顏大大方方從胸口那里慢慢掏出一個用紅繩系著的一個類似桃核的東西。

這東西雖然跟桃核大小差不多,但卻外形是心形的,從樣子上看,它應該是某一類植物的果核。

“你說的是這個么?”顧夕顏拿出來后,對著林昊道。

林昊一下子就被那東西給深深吸引住了。

“銀心草的果核?”

“真想不到,這靈氣匱乏的地球上竟然有銀心草存在?”

林昊驚訝道。

銀心草:乃是一種天地奇異的花草,這種草有著孕育靈力的功效,這也是林昊看到銀心草所激動的原因。

雖然在天龍大陸,這銀心草乃是不入品階的靈植,但在這靈氣匱乏的地球上,這可算得上是可遇不可求的稀世寶貝。

要知道,他自從來到地球之后,就一直在尋找靈氣!

而眼前顧夕顏脖子上佩戴的小小果核其實就是銀心草的果核。

顧夕顏看到林昊滿臉激動的神情,宛如柳葉的細眉微皺喊了一句:“林醫生?”

林昊聽到聲音,這才從失態中清醒。

“你叫什么名字?”林昊瞅著面前的顧夕顏問。

“顧夕顏!”

“顧小姐,能不能告訴我,你脖子上的果核是從哪里得來的?”林昊又問。

顧夕顏感覺很奇怪!

在他印象中,這個姓林的怪醫生深藏不漏,而且性情冷漠!

可不知為何,他怎么在看到自己脖子上的果核時候,竟然跟變了個人似的?

想了想,顧夕顏道:“這果核是我爺爺送給我的!”

“你爺爺?”

“嗯!我爺爺住的祠堂里邊有著一顆綠植,這果核就是我爺爺那顆綠植上面結的籽,前幾年我爺爺一個老友去我們家的時候,他看到這顆綠植,就告訴我,佩戴那綠植的籽粒可以提神醒目養身藏氣,所以我就一直戴在身上。”顧夕顏一五一十的講了出來。

林昊一聽,突然大喜道:“太好了!”

顧夕顏望著突然驚喜至極的林昊,越來越覺得奇怪。

唯有林昊知道,這銀心草是何等的珍貴,而且最讓他驚喜的是,這銀心草目前還是活著的!

如果林昊能得到那珠銀心草的話,那他就可以依靠銀心草的靈力慢慢恢復修為,不僅如此,他還可以培育銀心草,用它來繁殖更多!這樣的話,他就可以依靠銀心草的靈力來恢復自己的修為。

一邊的顧貝貝則是對林昊問長問短感覺厭惡至極。

在她心里,這林昊就是個變-態,極為討厭的人!

“喂,你這家伙問完了沒有?你不愿意替我姐姐治病,還有臉在這里問東問西?”顧貝貝對著林昊道。

林昊瞪了顧貝貝一眼,而后才轉過頭對著坐在輪椅上的顧夕顏道:“你是來找我看病的?”

顧夕顏點了點頭。

“算了,今天為你破次例,進來吧!”說完,林昊轉身朝著自己房屋走去。

顧夕顏聽到林昊這么說愣了一下,滿臉不解的瞅著前面的林昊問:“林醫生,你愿意為我治病了?”

“嗯,只此一次,下不為例!”林昊頭也不回道。

聽到林昊這么說,顧夕顏臉上浮現出笑容!

一邊的顧貝貝則是嘴里嘀咕道:“裝什么裝?還真以為自己是神醫了?哼,等會若是治不好我姐姐的病,看我怎么羞辱他!”

林昊的房間雖然簡陋至極,但卻很干凈。

保鏢們推著坐著輪椅的顧夕顏進來后,他們都四周打量了一眼房間。

“這是人住的地么?簡直是個野人啊!”顧貝貝進來后,這是她第一感覺。

試想現在都什么年代了,可眼前這個家伙的房間里邊連一件家用電器都沒有……當然除了屋頂掛著的燈泡。

“找我治病有三個規矩:不問,不疑,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一切聽我的!請問顧小姐,你能做到么?”林昊淡淡瞅著面前坐在輪椅上的顧夕顏道。

顧夕顏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怪醫生。

不準問?

不準懷疑?

而且還要一切聽他的?

天底下怎么還有這樣霸道的醫生?

說實話,顧夕顏雖然對林昊的身手感覺震驚,但對他的醫術卻是充滿了懷疑,畢竟她的病之前可找了那么多的專家教授,可結果誰都沒有治好。

“喂,我們花錢治病,難道連問都不能問?你這算什么狗屁醫生?”顧貝貝雙手叉著小蠻腰,眼睛好像要把林昊給吃了似的。

林昊卻根本不理會那個野蠻丫頭,只是望著顧夕顏:“你若信我,就讓我治,若不信,你們現在就可以走。”

不知為何,顧夕顏聽到林昊如此說的時候,她竟然心里有一些信了。

也許是處于好奇,或者處于瞎貓碰住死耗子的運氣緣故,反正最后就是顧夕顏竟然點頭了。

看到自己姐姐點頭,顧貝貝一臉驚詫道:“姐,你怎么可以答應他?這家伙萬一把你給治壞了可怎么辦?”

顧夕顏道:“放心吧!我相信林醫生。”


11选五开奖黑龙江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