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山村透視狂兵 > 山村透視狂兵 第6章 不死金身

山村透視狂兵 第6章 不死金身

 熱門推薦: 神級小刁民神醫藥王古術醫修神級透視

林若風親自動手手術,可以說手術非常的完美。

接下來需要做的就是好好調理。

夜晚,林若風來到醫院的花壇中,挑選了幾種野草的根莖,然后按照傳承中的知識,選取各種野草可以用藥的部分,挑選完畢后,又從中藥店買了一些草藥,隨后在超市里買了一個迷你電飯鍋,加上小半鍋的水,開始熬煮。

第一次當水溫加熱到六十度時,將水倒掉,第二次當水溫加熱到八十度時,再次將水倒掉。

直至第三次將水煮沸后,保持沸騰狀態半個小時,這才將電飯鍋的插頭拔下。

此時電飯鍋里的水已經很少了,而且呈現一種碧綠色。

成了!

林若風面露欣喜之色。

這是他獲得傳承中一種可以加速骨傷恢復的藥方,對骨傷的恢復擁有奇效。

做完這一切,林若風將小半碗的藥液交給父親林大牛,說道:“待會媽醒來的時候讓媽將這半碗藥喝完。”

將藥液交在林大牛的手中后,林若風便離開了病房,在醫院對面的賓館開了一間房。

明天必須要去黑龍夜總會,很可能兇險萬分,所以林若風必須確保自己有足夠自保的手段。

而想要自保,林若風腦中自然響到了關于不死金身的介紹。

不死金身是一種純粹修煉肉身的功法,按照傳承中對于不死金身的介紹,如果能將不死金身煉至巔峰,僅憑肉身之力,一拳之下,無堅不摧,無物不破,萬物不可擋。

不死金身的修煉分為皮、肉、骨、血四個境界,而每個境界則分為入門、小成、中成、大成以及巔峰五個小境界。

林若風得到傳承后,就一直在修煉不死金身,但奈何得到傳承的時間并不長,短短數日而已,目前連第一層不死皮的入門境界都未達到。

不過雖然未達到不死皮的入門境界,但是林若風通過修煉,依然能夠感覺到自己皮膚的堅韌。

而只要進入不死皮的入門境界,普通刀鋒將難以破開不死皮的防御,而且不管是力量、速度還是反應能力都將暴漲。

修煉不死皮的方法很簡單,那就是將傳承中介紹的一種藥液倒入溫水中,隨后整個人浸入,讓藥液的藥力通過接觸的方式被皮膚所吸收,通過這種方式來達到修煉的目的。

在浴室的浴缸中放滿水,林若風進入水中,隨后將早已經準備好的一瓶紅色的藥液倒入水中。

隨著藥液的倒入,林若風能夠明顯的感覺到一股灼熱的氣息順著皮膚毛孔滲入身體內,灼熱的氣息進入身體后,開始在體內游走,暖洋洋的,非常舒服。

某一時刻,林若風身體猛然間一震,他能明顯的感覺到,以前很多次進入身體的能量在轟然間爆發。

“啊!”

林若風仰天大吼,感覺整個身體都要爆炸了。

與此同時,風浸泡在浴缸中的身體表面出現了一層黑乎乎、油膩的物質。

成了!

林若風面露激動之色。

按照不死金身上的介紹,身體外出現的這種油膩的黑色物質,是人體內的雜質,隨著人體內的雜質第一次被拍出,意味著修煉者正式進入不死皮的入門境界。

從浴缸中站起來,林若風將身體外的油膩物質清洗掉,這才發現自己的身體皮膚呈現出一種極弱的金黃色,這再次證明了自己已經入門。

握了握拳頭,林若風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體內那蟄伏如汪洋般的強大力量。

為了驗證不死皮的效果,林若風親自購買了一把水果刀,結果水果刀劃過皮膚,只能在皮膚上留下一條白痕。

林若風很滿意不死皮的效果,有了不死皮的保護,對于明天夜總會一行,林若風更有信心了。

來到醫院后,他的母親已經喝下了他熬制的藥劑,正睡的香甜。

這幾天,他的父親和小姑一直在醫院里輪流照顧著,都很疲憊,林若風便讓他們前往賓館洗洗澡,可以好好休息一晚上。

一夜無話。

第二天早晨,經過一夜休整的兩人再次來到醫院。

“爸,剛才你那戰友打電話來找你了。”

林若風不動神色的說道。

林大牛的面色為之一變,有些結巴的說道:“那,那他說什么了嗎?”

“沒說什么,他問手術進行的怎么樣了,我就說一切順利,連錢都沒用上,我說要把錢還給他,那邊沉默了一會,就同意了。”

林若風笑著說道。

“真,真的嗎?”

林大牛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說道“既然如此,那我一會就將錢給他還過去。”

“不用了,這種跑腿的事情還是我去吧。”

林若風攔住林大海,笑著說道,“我要好好感謝他,在我們林家最困難的時候伸出援助之手。”

“那,那好吧。”

為了不讓林若風懷疑,林大牛只得答應。

“那我去吃點早飯就將錢給人家送去。”

林若風撒了一個善良的謊言,將錢拎起來離開病房。

不過在離開病房后,林若風臉上的笑容消失,眼中更是迸射出兩道冰冷的寒芒。

早上九點鐘,林若風來到黑龍夜總會。

這個時間段,夜總會自然關門了。

林若風在門上拍了拍,一段時間后,一個黃毛一臉警惕的走來。

“你找誰?”

黃毛冷冷的問道。

“我是來還錢的,三十萬!”

林若風揚了揚手中裝錢的背包,淡淡的說道。

夜總會的大門被打開,在黃毛的帶領下,林若風來到酒吧最里端的工作間。

令林若風凜然的是,工作間中還另有乾坤。

只見黃毛在一張桌子底下按了一下后,“轟隆”聲中,一側的墻壁竟然翻轉,露出墻壁后蜿蜒向著下方盤旋的樓梯。

樓梯通道很黑,就像是一只張大嘴巴,擇人而噬的怪獸。

“請!”

黃毛聲音平淡,目光更是冰冷,看著林若風的目光中不帶絲毫感情。

林若風目光閃動,他明白,從這里走下去,很可能將是刀山火海。

但是,他依然不懼。

深吸一口氣,林若風目光堅定,一步邁入通道。


11选五开奖黑龙江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