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古代言情 > 農女強寵小丈夫

農女強寵小丈夫

剛從冰窟窿里上來就被一頓拳打腳踢,欺負姐姐我沒倒過來時差?削伯娘,揍嬸子,砸叔叔,楚寒的名頭轉瞬打響!看著那無良的小相公,楚寒撇嘴,這么精明咋還讓人欺負了這么多年?男人曰: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呵呵,呵呵,我是天時呢還是地利還是人和呢!
  • 中文名稱農女強寵小丈夫
  • 連載狀態已完結
  • 作  者柳意
  • 連載平臺公眾號“最近看過”
  • 類  型古代言情
  • 最新章節 第411章 幸福(完)

目錄
  • 第1章 倒霉的重生

第1章 倒霉的重生

楚寒覺得她倒霉透了!

你說死都死了,就讓她死個透唄,干嘛又送她重生?

生也行,可怎么就又受凍又挨打?剛喘口氣的工夫,這臉上都不知道被抽了多少巴掌,身上被踹了多少腳了?

老娘不發威,你這是把我當成病貓了?

就在她剛要支愣著起來的時候,一個小身板砸了下來,差點沒把她的肺砸出來!

哎喲我——

“不要打我嫂嫂……”

然后她就被抱住了。

只是抱住她的小身板比她抖的還要厲害,可抱著她的雙手,卻沒有一絲放松!

楚寒挺愣的。

轉著僵硬的脖子,就看到一個粗壯的婦人,伸手不住地點著她,那嘴更是一張一合,一張一合……

晃了晃腦袋,才聽到那胖女人在罵她。

合著她剛才被抽的耳鳴了?

“你個小賤蹄子,買你是來沖喜的,你敢給我尋死?你個小騷蹄子,我打死你……”

這女人一邊罵一邊伸腳踢了過來。

楚寒掙了下,竟然沒有掙開小丫頭的雙手,耳邊卻是她焦急的求救,“大娘,求你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

粗壯的女人是白家大媳婦王大枝,此刻她非但沒有停下腳,那腳更是一路飛起。

楚寒那暴脾氣可就上來了,拍了拍破衣襤褸的丫頭,“來,你讓一下……”

聲音雖然弱的像貓崽兒,卻也因為王大枝轉移了她的注意力,就覺得身體里有股洪荒之力無處發泄!

白幻靈傻愣愣的被楚寒扒拉一邊,就看到楚寒瞬間抱住王大枝踢來的腳。

也不知道是怎么擰吧的,反正就聽“砰”的一聲,粗壯的王大枝直接挺挺地摔了下去。

楚寒凍拍了拍手從雪地里站了起來,也沒理會瞬間沒聲的人群,拉著護著自己的白幻靈,說道,“走了,回家!”

一群沒人性的王八蛋,就看著她這么一個八九十來歲的小孩兒被打,奶奶個爪的,都給她等著!

結果才邁了兩步,就聽到一絲絲細微的“咔吱咔吱”聲。

猛然間想起了什么,抓著幻靈就地一滾,然后,一聲清脆的“咔嚓”聲傳來,接著便是眾人的驚叫。

再回頭,嗯,那群王八蛋全掉冰窟窿里了!

——

破屋爛墻,襤褸衣裳!骨瘦嶙峋,面黃饑瘦!

這就是楚寒被拉進屋后的第一感覺。

耳邊是白幻靈慌亂的叫聲,“娘,快點拿棉被來,嫂嫂掉冰窟窿里了……再不暖暖,一會不能拜堂了!”

嘛?拜堂!

楚寒猛地咽了口水,是了,她記得她是一身的紅衣服,就是薄的有點可憐人。心里頓時美了,老天爺對她也還是不錯的,給了她青春還贈送丈夫一枚!

只是……這丈夫是不是太小了?

那炕上坐著個臉色冰冷的少年,楚寒看過去的時候,他也恰好看過來,卻在對上楚寒的視線之后,冷漠的將臉移開。

楚寒皺了皺眉,她怎么覺得人家不大愿意啊!瞧那臉黑的,都快趕上鍋底了!這種“牛不喝水強按頭”的感覺,讓她老大舒服了。

余光里,楚寒的表情一絲不落全被白玉珩看了去。

沖喜這種禍害人家清白又傷天害理的事,他白玉珩不屑做,更不要說眼前這個瘦瘦小小還從頭到腳都是冰坨的小丫頭,更讓他不忍。

他雖身體不好,可自小便熟讀詩書,明白事理,心中打定了主意,自不會改。

即便是母親一時被人蒙蔽,聽信讒言,他也是萬萬不肯屈就的。

故而只當沒看見一般,整個人以一種拒絕的姿勢,靠墻坐著。

正神游外太空的楚寒,雙手被一粗糙的手掌包住,她一抬頭就望入一雙滿是哀求的雙眼。

“姑娘,你……你就可憐可憐珩兒吧,娘實在是沒法子了,不然,娘不會逼你跟珩兒拜堂……”

“咯咯咯……”楚寒一張嘴,話還沒說出來呢,那上牙便打起了下牙,寒意也瞬間從腳底上升,整個人都不好了。

“快快,上這炕上來,這里暖些……”婦人說著,便將她往炕上推去。

“娘——”一直未吭聲的白玉珩開口,“不可!”

被推在炕邊的楚寒,便輕輕的咬了下唇,雖然她也明白在古代男女授受不親,也看的出那炕上的被子沒比她的衣服厚到哪里,可她如今都凍成這樣了,哪怕是獻愛心,也不至于直接擋著人吧!

“珩兒……娘都是為了你好,你……怎就如此固執!”

少年冷著臉:“兒子的命是命,難道這小姑娘的命就不是命了么?”

婦人看了楚寒一眼,扯著少年的手,壓低了聲音:“你這個傻孩子說什么呢!你大娘說了,這姑娘的八字跟你最合,拜堂后,你的病就好了……”

婦人邊說邊流下了眼淚。

“愚昧!”少年斷然丟下兩字,便再也不肯開口,那炕,也沒有讓楚寒上的模樣!

婦人眼神復雜看了一眼少年,終是轉了頭說道:“幻靈,去倒點水來……”

白幻靈應了一聲就跑了出去,沒一會端了個碗回來,“嫂嫂,你快喝點……”

楚寒抖著兩手捧過那碗,才喝一口便哭了,“姑娘,咱沒熱水嗎?我牙快冰掉了!”

白幻靈瞬間滿臉通紅,“沒沒沒熱水……”

那婦人的臉也訕訕的,另外還有仨更小的女孩兒,不知什么時候出現的,正躲在婦人的身后,偷偷的往楚寒這邊看。

楚寒算是看明白了,指望別人,她今天得活活凍死在這里,所以她打算自己去找點柴,燒點水。

當然在這之前,她也得弄條被子取取暖,所以,白玉珩身上的被子就被她毫不客氣地拽了過來,剛一動,卻被婦人攔下。

楚寒打著哆嗦口齒不清地說道,“我,我只是想燒點火……”

然而理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這家窮的連根柴都沒有!

那灶臺上,只有一個深深的大坑,鍋已不知去向!

回頭,看向那跟在身后白幻靈,“你們是神仙嗎,都不用燒水煮飯!”

“哇!”

可楚寒哪里能想到,她只是調侃一句,白幻靈竟然瞬間嚎啕大哭起來!


11选五开奖黑龙江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