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科幻末世 > 末世巔峰主宰

末世巔峰主宰

何為末世? 喪尸?魔怪?蟲族? 不! 唯有當人類所恐懼的,所崇拜的,甚至是所幻想的一切都成為現實之時,才是人類真正的末日! 靈氣回涌,信仰重鑄,這是神佛妖魔的饕餮盛宴,也是人類有史以來的最大浩劫! 喪尸,異形,貞子,怪形,妖精鬼怪,神魔仙佛,這一切的一切,都將降臨于世! 這是真正的末日,這是末世……神魔紀元!
  • 中文名稱末世巔峰主宰
  • 連載狀態已完結
  • 作  者左塵
  • 連載平臺公眾號“最近看過”
  • 類  型科幻末世
  • 最新章節 1357 破局之物

目錄
  • 第0002章喪尸!喪尸

第0002章喪尸!喪尸

“搞什么鬼,這都沒死?”

看著那幾乎已經變成了炭雕的駕駛員居然還能動彈,甚至是能夠發出一陣嘶啞的低吟,饒是見多識廣,早已鍛煉出一副堅韌神經的黃裳都忍不住嚇了一跳。

如果說尸體動彈還能用神經沒有完全死亡來解釋的話,那么這種詭異的低吟又是怎么回事?

可如果說這人變成這樣都沒死的話,這實在是讓學醫多年的黃裳無法接受……

這不科學!

“皇上,怎么了?”

看到黃裳忽然停住了動作,也不說話,被黃裳擋住視覺的劉鑫也是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發生怪事了,這個人好像……”

聽到劉鑫的話,黃裳轉過頭,準備把自己所見到的異常狀況告訴劉鑫。

嘭!

可幾乎就在黃裳轉頭,話都沒有說完的瞬間,那個身體都已經大部分扭曲,并且焦黑一片的受害者卻是忽然猛地顫動了一下,隨后那血肉模糊,焦臭發黑的右臂驟然從扭曲的車窗中猛地伸了出來,甚至不顧手臂上的焦黑血肉被那些碎玻璃和鐵片劃得支離破碎,直接抓住了黃裳的外套。

一瞬間,黃裳頓時感覺到一股驚人的力量襲來,讓他忍不住失去了平衡,整個人都被那手臂拽向了扭曲的車窗,最后狠狠地撞擊在了車窗之上,發出一聲悶響。

劇烈的撞擊,讓黃裳瞬間感到腦袋一暈,同時一股刺痛從額頭上傳了過來。毫無疑問,他的頭肯定是被那扭曲而鋒銳的車窗邊沿給劃破了。

但更可怕的事情還在后面!

幾乎還沒等黃裳反應過來,那半個身子都被扭曲車體死死卡住的駕駛員居然忽然如同野獸一樣,張開那血肉模糊,甚至是斷了不少牙齒的大嘴,直接朝著被他抓住的黃裳咬了過來。

面對如此劇變,黃裳幾乎徹底愣住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張幾乎已經看不出人形的面龐張大著嘴巴朝自己靠近,而那股焦臭和血腥的味道也是撲面而來。

這一瞬間,黃裳似乎感覺到死亡已經降臨到了自己的頭上。

“皇上!”

然而天無絕人之路,幾乎就在黃裳要被那駕駛員一口咬中的瞬間,他身后的劉鑫卻是反應了過來,抓著他往后面一拽。

咔!

也就是劉鑫這么一拽,終于讓黃裳脫離了那駕駛員的右手,同時那駕駛員也直接咬了個空,傳出一聲牙齒撞擊的脆響。

吼!

一口咬空,那駕駛員就像是一條被人激怒的瘋狗一樣,不僅沒有停止攻擊,反而還繼續咆哮著掙扎了起來,只是由于他的身體完全被車體卡住,所以不管他怎么掙扎,甚至全身血肉都因此被車體內破碎的金屬和玻璃劃破,他也始終無法脫身,更無法更進一步咬到黃裳。

“我草,這是什么鬼啊?”

看著如同瘋狗餓鬼一般在車體內瘋狂掙扎和咆哮的駕駛員,劉鑫也是被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發出一聲驚呼:“這人瘋了吧?”

“瘋子也是人,再瘋也不可能在受到了這種程度的傷勢之后還能行動!”

此刻脫離了危險,黃裳也是逐步冷靜了下來,隨后看了一眼那幾乎已經被車體碎片刮掉了一層血肉,卻依舊掙扎咆哮的駕駛員,臉色也一下變得無比陰沉了起來:“這事不對勁!”

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黃裳話音落下的瞬間,一陣凄厲的尖叫也忽然從不遠處傳來。

“什么?”

聽到這凄厲的尖叫聲,黃裳神色一凜,立刻轉頭,卻見在不遠處,一個醫護人員忽然被一個血肉模糊的身影撲倒在地,然后瘋狂的撕咬了起來。

和黃裳面前這個依舊在車體內掙扎的駕駛員一樣,那個撲到了醫護人員的人也是血肉模糊,身上甚至有幾個巨大的貫穿傷,受到這種傷勢別說是人了,就算是一頭生命力旺盛的野牛只怕也站不起來了。

可即便如此,那個人卻依舊死死的壓住了那個倒霉的醫護人員,同時就像惡狼吞噬獵物一樣,瘋狂的撕咬著那個醫護人員臉上和脖子上的血肉。

他的撕咬是如此的瘋狂和用力,甚至連牙齒都無法承受如此劇烈的撕咬而脫落了幾顆。但那人卻毫不在意,而是在繼續撕咬和吞噬著那醫護人員的血肉,最后在一陣讓人古肉發麻的撕裂聲和吞咽聲中,將那斷掉的牙齒和血肉一同吞下!

“草!”

黃裳的確見慣了生死,甚至是死得再慘的人他都見過。可是這種如同《動物世界》一般的獵殺畫面卻還是給他帶來了巨大的沖擊,讓他忍不住罵出聲來。

“喪尸,這絕逼是喪尸!”

與此同時,站在黃裳身邊的劉鑫卻是反應了過來,帶著幾分恐懼,卻又帶著一絲讓人難以理解的興奮,尖叫起來:“皇上,《生化危機》看過沒,這東西就跟那里面的喪尸一模一樣!”

“喪尸?”

聽到劉鑫的話,黃裳頓時一愣。

他雖然不太愛看喪尸片和恐怖片,但至少還是知道喪尸是什么的。只是一直以來他都以為喪尸是虛無縹緲,由人虛構的東西,卻沒有想到如今居然真的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不過現在可不是發愣的時候,幾乎就是在這短短的一瞬間,那扭曲的車體內又沖出了幾個“喪尸”,然后撲在了周圍那些原本正準備將那個“喪尸”拉開的醫護人員身上,瘋狂的撕咬了起來。

直到此刻黃裳才發現,這些喪尸的行動或許不快,可是力氣卻大得驚人,所以盡管這些負責處理急救的醫護人員都有著不錯的體魄,但在喪尸的撲咬之下他們卻還是一個個的倒在了地上,幾乎沒有多少還手之力。

“皇上,我們還是快跑吧,萬一這些喪尸跟電影里面一樣能夠傳染人的話,那現在不跑可就來不及了。”

就在黃裳還在觀察著那些喪尸的時候,他身邊的劉鑫卻是已經拉了拉他的衣服,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

他是百分百的喪尸迷,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更了解喪尸這種東西有多么可怕。眼前這種東西如果真是喪尸,而且真有喪尸一樣的傳染能力的話,那現在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一件事——跑!

“我們走,還有,打電話報警!”

聽到劉鑫的話,黃裳深吸一口氣,然后點了點頭,并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準備報警。

如今這片區域已經封鎖,而那些醫護人員又大多被喪尸撲到,剩下的幾個也早已嚇得尖叫而逃,在這種情況下,他跟劉鑫就算留下來也只是給這些喪尸添菜而已。

既然如此,那還是先離開這里,然后把這些喪尸交給警察或者軍隊來處理吧。

噗嗤!

哐啷!

然而,就在黃裳已經決定撤離這里,并且拿出手機準備報警的時候,一聲沉悶的撕裂聲和撞擊聲也忽然從他們身邊的那輛事故車內傳出。

隨后,黃裳也是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抓住了他的右腳,然后猛地一拽,令他失去平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什么?”

黃裳順眼望去,卻見一只血肉模糊的手抓住了他的右腳,而那只手臂的主人,正是之前被困死在那輛扭曲小車里面的駕駛員。

只是如今這駕駛員的身軀卻已經是齊腰而斷,下半部分的身體依舊被死死的卡在車里,可是上半部分的身體卻是從扭曲的車窗里面爬了出來,摔在了地上,并順勢抓住了他的右腳!

這個家伙,居然硬生生的扯斷了自己的身體!

“草!”

看著那抓住自己右腳,并且順勢往上爬,企圖朝自己撕咬而來的喪尸,黃裳的背心瞬間被冷汗浸濕,同時如同一個炸了毛的貓一樣,尖叫一聲,并本能的抬起自己左腳,狠狠地踹在了那喪尸的頭顱之上。

嘭!

在戶外工作的時候黃裳一般都會穿厚底的皮鞋,再加上他本來力氣就不小,所以在他這一腳猛踹之下,那喪尸原本就血肉模糊的面龐也是立刻被硬皮鞋底刮掉了一大片血肉,甚至連牙齒都斷了兩顆,大量腥臭的血液開始從他嘴里和臉上涌現,顯得無比的惡心和凄慘。

可即便如此,那喪尸卻依舊死死的抓著黃裳的右腳,并且還在不依不饒的將那已經被撕裂了大半的嘴巴逼近黃裳,企圖從黃裳身上撕下一塊血肉過來。

“給我滾開!”

面對如此危局,黃裳唯一能做的就是抬起自己的左腳,然后一次又一次的踹在那喪尸的腦袋上,阻止喪尸腦袋的靠近。

在劇烈恐懼的刺激下,黃裳爆發出了比平時更強的力量,只見伴隨著一陣陣沉悶的撞擊聲響起,那喪尸的面龐也開始在黃裳的猛踹之下扭曲,變形,然后撕裂起來。

終于,在短短的幾秒鐘之后,那個喪尸的腦袋再也無法承受黃裳的猛踹,整個面龐都在一陣骨骼碎裂聲中深深地凹陷了下去,同時腦/漿和已經有些發黑凝固的血液也是從中涌出,沾滿了黃裳的皮鞋。

下一刻,那喪尸的雙臂也失去了力氣,松開了黃裳,而黃裳也立刻將腳從那喪尸已經凹陷的頭顱中抽了出來,然后踉蹌的從地上爬起,大口喘了起來。

嗡!

可就在此刻,一道若隱若現的藍光卻突然從那喪尸的殘骸中涌現,然后融入到了黃裳掛在脖子上的玉佩之中,消失無蹤。

隨后,黃裳只覺得腦海中傳來一陣刺痛,便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11选五开奖黑龙江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