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歷史軍事 > 大清神槍手

大清神槍手

特種狙擊手李振回到晚清,第二次鴉片戰爭已經臨近。 一槍在手,天下我有! 一套現代特種戰術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一手出神入化的槍法取敵首級于千里之外,神馬英美法德意日都不禁淚流滿面。 平太平天國,掃韃夷內亂,搞工業革命,開資產先河,讓列強侵略者聞風喪膽,滾出祖國,實現民族的偉大復興。 雪國恥,振國威,屹立于世界之巔!
  • 中文名稱大清神槍手
  • 連載狀態已完結
  • 作  者左塵
  • 連載平臺公眾號“最近看過”
  • 類  型歷史軍事
  • 最新章節 第1409章 盛世華章

目錄
  • 第2章 闖禍了

第2章 闖禍了

一顆子彈,帶走了太平軍主將的性命。

李振心中暗喜,立刻大吼道:“發匪的主將被殺了,殺啊。”

發匪,是對太平軍的稱呼。

李振高聲大喊,同時舉起了手中的鳥銃,吸引周圍士兵的注意。這時候,吳啟功停止了后撤,贊賞了的看了眼李振。吳啟功也知道痛打落水狗,大聲喊道:“發匪的主將被殺死,隨我殺回去,殺光發匪。”

清軍士兵聽到太平軍主將被殺的消息,很快都停了下來。

他們沒有立刻殺回去,而是仔細的瞅了兩眼,確認太平軍的主將真是被殺了,才換了一副表情,苦瓜臉變得神采飛揚,耀武揚威的殺了回去。上至清軍將領,下至最普通的清軍士兵,都是雄赳赳氣昂昂的,和剛才逃竄的情形截然相反。

太平軍的主將被殺,軍隊立刻陣腳大亂。

士兵們沒有了拼命的心思,又看見清軍如狼似虎的殺來,轉身就跑。

李振見太平軍后撤,沒有去追趕。他殺死太平軍的主將,取得了最大的戰功,再去殺些蝦兵蟹將只是錦上添花,沒有什么用處。

吳啟功喜滋滋的來到李振身旁,笑問道:“你叫什么名字,身居何職?”

李振回答道:“卑職李振,是一名百夫長。”

吳啟功笑說道:“你槍殺發匪主將,功不可沒,本將會親自替你請功的。”

李振歡喜的說道:“都是將軍教導有方,才能射殺發匪主將。”

吳啟功微微頷首,拍了拍李振的肩膀以示鼓勵。李振知道自己進入了吳啟功的視線,只要曲意結好吳啟功,就有升遷的機會。現在是咸豐三年,距離第二次鴉片戰爭的時間已經不到三年,李振想扭轉局面,還得自己制造機會。

吳啟功率軍追殺太平軍,但很快就收兵,開始清掃戰場。

一場戰斗下來,太平軍死傷三千六百余人,被俘虜的士兵有一千六百余。不過清軍士兵也死傷了一千八百余人,可以說是損失慘重。

吳啟功率軍返回,半路上就把消息傳回江北大營,稟報給琦善。

大軍抵達營地門口的時候,李振發現營地外站著一個年過半百的清癯老者。此人的官服明顯迥異于普通將士,官服上繡著一只仙鶴,這是當朝一品大員才有的官服。整個江北大營唯有欽差大臣琦善才是一品官員,李振就斷定老者是琦善。

“末將吳啟功,拜見大人。”

吳啟功來到琦善身旁,單膝跪地行禮。

琦善笑瞇瞇的把吳啟功扶起來,不急不緩的說道:“啟功啊,你率軍出戰,擊潰發匪,振我軍威,本官會上折子為你請功的。”

吳啟功剛站起來,立刻又撲通一聲跪下,感激的說道:“多謝大人栽培!”

琦善雙手虛抬,吳啟功才又站起身。

吳啟功目光一轉,指著身旁的李振,恭敬的說道:“大人,這次能擊潰發匪,末將麾下的百夫長李振功不可沒。李振槍法精湛,百步之內取敵將首級如探囊取物。正是因為李振一槍打中發匪主將的腦袋,才能順利取勝。”

李振趕忙行禮,拜道:“卑職李振,見過大人。”

琦善看了李振一眼,說道:“長得精壯魁梧,面頰棱角分明,雙眸神采奕奕,有一股剽悍之氣,是個人才,可以培養一番。”

李振又躬身行禮,自謙一番。

吳啟功心中喜滋滋的,吩咐道:“來人,把發匪主將的腦袋拿來。”

片刻工夫,士兵把太平軍主將的腦袋拿了過來。吳啟功接過血淋淋的腦袋,在琦善眼前晃了晃,笑說道:“大人,這是發匪主將的首級,腦袋上還有一個血洞。”

“啊!!”

琦善驟然驚呼出聲,瞪大眼,臉上竟閃過一絲慌亂。

李振察言觀色,發現琦善神色變化,心中咯噔一下,升起不妙的預感。因為琦善的表情不是恐懼,而是隱含著一絲擔憂。

這其中,必定有蹊蹺。

吳啟功以為琦善被嚇到了,趕忙把血淋淋的腦袋扔給士兵,說道:“大人,發匪無惡不作,只有嚴懲才能震懾發匪。末將提議,將發匪的腦袋掛在營地門口示眾三日。”

琦善沉聲道:“把士兵和俘虜安置好,然后帶李振來大帳中議事。”

李振聽著琦善的語氣,更是覺得古怪。

李振只是吳啟功麾下的一名百夫長,官職卑微。即使立下了大功,但還是不入流的小官,沒有資格進帳議事。琦善讓吳啟功把他帶上,很可能和發匪有關。李振心中甚至猜測發匪的身份不一般,才讓琦善神情發生變化。

中軍大帳,琦善坐在上方,神色凝重。

下方,左右兩側坐著軍中將領。

李振沒有資格坐著,靜靜的站在吳啟功身后。吳啟功發現氣氛不對,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但吳啟功卻不明白,擊敗太平軍是符合江北大營和琦善的利益,為什么氣氛會這么凝重呢?吳啟功眼珠子一轉,試探著問道:“大人,有什么事情嗎?”

琦善問道:“你帶兵和發匪交戰,可曾打探對方的身份?”

吳啟功搖頭道:“回稟大人,末將不知對方是誰。”

李振心中暗暗搖頭,一個領軍的將領竟然不知道對方的情況,是在是奇葩。這樣的將領卻占據要職,也真是奇葩了。

琦善盯著吳啟功,臉上沒有了喜悅,神色嚴肅的說道:“本官告訴你,被殺死的發匪名叫楊正清,是匪王楊秀清的胞弟。”

“楊秀清的胞弟?”

吳啟功神色大喜,說道:“大人,殺了楊秀清的不是很好嗎?”

李振聞言,真是恨不得打個洞鉆進去。

所有人的目光射向吳啟功,李振都覺得面頰微微發燙。死的人是東王楊秀清的胞弟,琦善的擔心也表露無遺。楊正清被殺,楊秀清很可能派兵攻打江北大營。琦善的確是需要一場勝仗鼓舞軍心,但是楊正清被殺,琦善也難以善后。

琦善瞪了眼吳啟功,目光看向其余將領,說道:“楊正清被殺,楊秀清很可能派兵殺來,諸位有什么看法?”

話音落下,安靜的大帳立刻鬧哄哄的。

軍中將領搖頭嘆息,都責怪的看著吳啟功。

吳啟功身體僵硬,似笑非笑,尷尬無比。好不容易立下大功,卻撿了個燙手山芋。吳啟功心中輕聲嘆息,卻沒有去責怪李振,站起身說道:“大人,楊正清已經被殺,若是楊秀清派遣發匪殺來,末將一力擋之。”

李振見吳啟功一力承擔,對吳啟功也升起一絲好感。

這人沒啥能耐,人品還算不錯。


11选五开奖黑龙江玩法